全天42期
全天42期 > 言情小说 > 宅斗我有相公罩 > 第七章 接连不断的遇险

宅斗我有相公罩 第七章 接连不断的遇险 作者 : 阳光晴子

    夜色中,抿月山庄一样是灯火通明,但因来客多是女眷,宴席结束得早,不少人在宴席前泡了温泉,因而许多厢房便接连熄灯,不一会整个山庄就静悄悄的,偶有一些夜虫唧鸣。

    傅筠跟多数人一样,回到厢房正准备睡下,门外便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她唇一抿,她就知道不会如此平静,示意凌凌去开门、就见徐虹身边的大丫鬟走进来,欠身说道:“大姑娘,二太太跟三太太说是难得出来,要在半坡亭喝茶赏月,特来邀请大姑娘过去,还说,去的还有老太太、徐少爷?!?br />
    “我母亲跟妹妹呢?”傅筠不耐的打断她的话,晩膳时刘氏就得到父亲来不了的消息,户部有点事要处理,刘氏的失望也恰巧落在她眼里。

    “大太太累了,二姑娘已经睡了”大丫鬟说。

    傅筠沉默了,半坡亭其实不是亭子,而是一间独立建在坡地上的小屋子,四周种植了不少梅树,地点虽然偏僻了些,确实是赏月的好地点,问题是,去的那些人都是她要防备的人,可若不去,焉知他们意欲如何?逃过一次算计,难保没有第二次?

    她深吸口气,抬头看着那丫鬟,“我整理整理就过去,你先回去?!?br />
    大丫鬟得了令,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傅筠偕同丫鬟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月光如水,再加上纯白雪景,景致如梦似幻,傅筠穿得暖和,外罩一件白狐大氅,手中抱个暖炉,前后跟着的是提着灯笼的凌凌及凌兰,但傅筠没有往半坡亭走,而是示意带路的凌凌往另一边的厢房走。

    凌凌提着灯笼引路,觉得不太对,遂回过身问,“姑娘,这路好像不对??!”

    “无妨,今儿夜色好,我刚刚吃多了,这会儿过去又要喝茶,总得消消食——”她顿了一下,经过一旁仍然有灯火的厢房,她记得刘氏是将林靖芝安排在这一间,她微微拉高音量,“徐少爷也要去半坡亭,婶婶对他语多赞赏,又要我陪他,可现下夜凉如水,众人又各自回房了,半坡亭地处偏僻,婶婶这是硬要我们凑一块儿培养感情吗?”

    她刻意放慢步伐,扬声又道:“罢了,半坡亭分内外室,还有后门可以出入,届时,我就找个借口进入内室,从后门离开,你们若久不见我,直接回来厢房便是?!?br />
    凌凌回头,跟后方的凌兰对上了眼,两人眸中都有困惑,姑娘亲事已在进行,就等着魏爷择吉日下聘,怎么又扯到要跟徐汶谦培养感情?

    不过,想到徐汶谦看到姑娘眼中的惊艳,也许他去求了二太太,毕竟他是二太太的娘家人……虽然弄不清楚怎么回事,但姑娘怎么吩咐她们怎么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傅筠话一落,果然听到一丝轻微的开门声,她从眼角余光看到林靖芝身边的丫鬟偷偷的探出头来,又悄悄的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听到了就好,傅筠暗暗的松了口气,她这一席话就是故意说给林靖芝听的,她很清楚林靖芝的个性,只要是关于徐汶谦的事,她绝对不会不理会,想尽办法也要纠缠到底,届时,不管婶婶打的是什么算盘,至少多个林靖芝也能添个乱,她可不是好欺负的主儿。

    思绪间,傅筠沿着石阶走着,穿梭在清雅梅影中,好一会方抵达半坡亭,守在门前的两名嬷嬷笑着打起帘子请她进去,两个丫鬟则被留在屋外。

    屋内烧了炭火,暖烘烘的,占地不大,却以屏风分了内外室,此时,外室的榻上只坐着徐虹、傅书铭及徐汶谦,居中的一只小火炉上,冲着刚泡好的茶,茶香满室。

    所谓灯下看美人,美色更醉人,徐汶谦此时就有这种感觉,几人寒暄几句,傅筠便静静坐着,更多的眼神也没给他一个,那眉眼精致如画中仙女,尤其那粉唇饱满红嫩,像在引人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傅筠脸儿低垂,不是没有感觉到他太过灼热的眼神,但她只觉得讽刺,同样是她,可上一世的她有多么喜爱他,他就有多么厌恶她。

    原来民间一些话本故事是真的,男人对愈不在乎自己的女人,愈有兴趣,愈会激起他的劣根性及征服欲,要不,怎么解释他这个专情的人渣突然变花心了?

    几个人聊着家常,傅筠没插嘴,也没问傅老太太等人怎么没来,她打算喝两杯茶就走,正要起身时——

    徐虹突然抱着肚子,“唉,我肚子怎么疼起来了,肯定是吃太多了,我先离开一下?!彼奔钡钠鹕?,披上披风,叫了一旁伺候的丫鬟跟着她离开了。

    傅书铭看了徐汶谦一眼,提壶替他倒杯茶,又看着坐着不动的傅筠,笑着招呼,“喝茶,喝茶?!?br />
    不一会儿,陪同徐虹出去的丫鬟突然又跑回来,看着傅书铭道:“不好了,二太太走得快,一个不小心在前面岔路摔伤了,奴婢要扶,可太太喊着要二老爷抱她去净房呢?!?br />
    傅书铭心里烦,但面上不显,连忙起身,看着两个小辈道;“我先过去,她要是得严重,我还得去找大夫?!?br />
    “二叔,我也去看看吧?!备刁抟哺牌鹕?。

    徐汶谦也坐不住了,站起身道,“我也去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了,外面嬷嬷丫头不少,我叫上几个就行,你们待在这里,别给我添乱就好?!彼桓弊偶钡哪Q?,急急披了外衣,匆匆忙忙的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室内,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徐汶谦很请楚自己现在该做什么?他暗吸一口气,想到要发生的事儿,心里怦然狂跳,虽然做个样子毁其声誉即可,但见她如此倾国倾城、身姿撩人,他是真正享受过翻云覆雨的美妙,自然想要真正的攻城略地,将她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折腾个够——想到这里,他血脉贲张,握着杯盏的手不由得收紧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房了?!备刁蘩肟?。

    “筠妹妹,这云雾茶是我特地带来,产量极少,可否勉为其难的陪我喝完这壶再走?”他一手忙着挡她离座,一手将那搁置在桌上的茶壶提起,就往她的空茶碗注入茶水,一边又忙着回头看她,一个刻意的不小心,茶水一偏,竟往朝她身上倒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对不起!好在茶凉了不少?!毙煦肭怕矣职媚?,急着放下茶壶,又拿起身上方巾就要往她身上擦拭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倒了大半壶茶水,傅筠身上的冬衣虽然厚了些,但这茶水尽倒在她胸前,湿衣裳贴着圆弧胸形,实在显眼,他的手顿时一僵。

    她粉脸蓦地涨红,一把抓了他手上方巾掩在胸前,“无妨,我先进内室整理一下,麻烦谦哥哥去喊我的丫鬟进来?!?br />
    “呃——好?!彼称ふ呛?,看似羞惭,其实是激动,在看到她走进内室后,他才暗呼口气,走到门口,外面的丫鬟嬷嬷早都被支开了。

    他将门关上,再看着居中的屏风,吞咽一口口水,双手微微颤抖,只有他知道,自己心里有多紧张。

    远远的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,他眼睛微亮,急急的将烛火给吹灭,就往屏风后方的内室走去——

    “筠妺妺,外面烛火突然灭了,我拿烛台进来借个火——”话语刚歇,里面的烛火竟然也灭了,他愣了一下,“筠妹妹?”

    月光如水,洒入室内,隐隐照出一个窈窕身影坐在榻上,他立即举步往她走去。

    “谦哥哥,一阵风从窗外吹来,将烛火打灭了,我不知道火折子在哪?!?br />
    黑暗中,傅筠的声音有些害怕,头也垂得低低的,他却是看得心痒痒的,靠近她后就将她推倒在榻上,就听到她惊叫一声——

    “谦哥哥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贴上那柔软身躯,他心跳快如擂鼓,耳里只听到自己略微急促的粗喘声,不理会身下人儿的挣扎,他拉扯着她的衣服,在黑暗中亲吻她的脸,也察觉到她软化下来,甚至响应他的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有人在吗?”

    “黑灯瞎火的在干什么?还不快去点燃烛火?!?br />
    “谦哥儿跟筠筠呢?他们都离开了?”

    吵杂的人声愈来愈近,徐汶谦可以感觉到身下的傅筠身体僵硬、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下一刻,灯火通明,接着是更多人的惊呼声,徐汶谦因突来的光亮不得不闭了闭眼,再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外衣已经脱掉,怀里有一个女人,两人姿势暧昧不说,女子衣衫不整,露出白晳的右肩,连肚兜也有被扯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徐少爷跟——你们怎么可以在此幽会,两人还做了如此丢人现眼之事?”傅老太太难以置信的指着躺在床上的男女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日邀来的女客可都是清身自爱的闺女啊,快让她露露脸儿,看看这行为不检的浪荡女是谁?胆敢做出有辱门风的事!”傅玫仪怒不可遏的叫着。

    两人这一发言,后方几个被刻意带来的客人也跟着鄙夷发言,满脸不屑,对徐汶谦也多有指责。

    徐汶谦想要起身,但怀里的人儿紧紧将脸埋在他胸前,他知道事关闺誉,如今这幕传出去,她还哪有脸见人?而今,也只能随他说了,“我们是两情相悦,请各位原谅我们的情不自禁,明日一早我便返京,禀告家中父母上提亲?!?br />
    他说完,便觉怀里人儿紧绷的身子放松不少,他嘴角不由得往上一勾,原在只想设计一场毕田李下的暖昧事儿,没想到事情发展的比他预计得还要好。

    屋内,傅老太太等人眼神迅速对上又错开,同时浮现笑意,虽然傅筠将整张脸埋在徐汶谦怀里,看不到她的容颜,但还要细看吗?当时这里只剩她跟徐汶谦,她们费尽心机才挖了这么大的给她跳,这下子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一名青衣丫鬟越过众人想想看里面的情形,挤了老半天的才挤进去,可一看清抱着的那两人,眼睛突然瞪大,失声就叫了出来,“姑娘!”

    “什么姑娘?”徐汶谦蹙眉低头,此时,怀里的人儿终于抬起头来看他,那熟悉的眉眼——他脸色悚地一变,一把放开她,怒叫声,“怎么是你!”

    林靖芝羞涩一笑,再次伸手环抱住他,“就是我啊?!?br />
    今日,傅筠与她身上衣裙同样是粉色系,在这混乱的场面,根本无人注意,但林靖芝的丫鬟是伺候她的人,看到她那身服饰马上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幕让傅老太太等人全傻了,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傅筠呢?她们在外面也派人守着路口,后门明明上了锁,她是如何离开的?而林靖芝又是何时进屋的?

    梅影婆娑的另一间厢房里,傅筠坐在椅上,身上已换了另一套衣裙,静静的望着桌上摇曳的烛火,而留在外室守夜的凌凌、凌兰则被点了睡穴,趴在榻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魏韶霆担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发生的事,影卫已经简略禀报,他不得不说,她再次让他刮目相看,不仅聪明的让自己脱险,还反将对方一军,只是回到这里,她似乎太过安静,静到让他忧心。

    她看着坐在一旁的他,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杯,握着温热的杯身,觉得自己冰凉的身心才暖和了些。

    见魏韶霆定定的看着自己,她试着挤出笑容,回想当时,她一进到内室就发现林靖芝躲在柜子后方,又见外室没有任何声音,她迅速的与林靖芝达成共识,由她应付汶谦,自己则由后门出去,没想到后门竟被人从外面锁上,正担心时,外室的灯竟然灭了,她下意识的将内室的灯也吹灭,仅以声音与他交谈,让他误以为坐在榻上的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还好魏爷多个心眼派人守着我,不然……”她低头住了口,她还真的不敢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午后的短暂相遇,徐汶谦的神情让我无法放心,不过,”他目光极柔的看着她,“你成全林靖芝的手笔更厉害,她那刁蛮女与下流的徐汶谦真是相配极了?!?br />
    她轻咬下唇,抬头看他,“魏爷不怕我心机太重?”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,我可一点都不希望看到你被那无耻之徒伤害?!彼目谄险?,带了点冷意。

    她眼眶微红,其实还是有些后怕,如果她没有戒心,如今的她该是被傅老太太等人围剿,逼她与徐汶谦成亲,接下来,她的人生就会陷入前世的恶梦中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前世她得知真相后的震惊、愤怒与怨慰,到最后的孤寂、惧怕,她脸色苍白,累积两世的憋屈不吐不快,“我不懂,为什么人心可以这么坏?算计我的不是只有徐汶谦,还有我最亲的家人,他们明知我与你已有婚约,怎么可以联合外人设计我?怎么可以?”她难过哽咽,重生一回,她还是差点就被他们得逞了,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魏韶霆拿走她手上的茶杯,以自己宽厚的右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,无声的给她最大的安慰。

    她咬着下唇,闷声抽泣,将头往他身上靠去,明知于礼不合,但暂时让她感受这份温暖吧,她全身发冷,无可自抑的颤料着。

    见状,他伸出左臂将她轻轻一搂,拍抚着孩子似的轻轻拍着她的背,一种陌生的心疼涌上心坎,他让人查过她的事,明面上看来都没什么问题,但显然内宅的事不如表面上那般平和。

    傅筠哭泣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,不好意思的离开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他走到梳妆镜一旁的脸盆架上,拧了条湿布巾回身走过来递给她。

    她低头接过,待她轻拭泪痕满布的脸庞,他拿走布巾放回架上,这才再次回到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她红着脸看着他,粉脸似要冒烟,“我失态了?!?br />
    他嘴角微微上勾,看着她那双哭得红肿却更显清亮的双眸,“情绪释放就好,夜深了,你好好休息吧,我已经派人盯着后续的事,身为你的准夫婿,我可不能闷声不响,老太太总得给我个说法才是?!?br />
    她一愣,摇摇头,“不行啊,这样老太太就知道我当时也在屋里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处理妥当?!彼幌胨P?,也不想让她知道他残酷的另一面,示意她好生休息后,这才步出厢房,为守夜的两个丫鬟解了穴,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形下离开了。

    凌凌、凌兰茫然醒来,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,一抬眼,就见刘氏在一名手持灯笼的丫鬟引路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氏问道:“大姑娘睡了吗?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回头,看着房里烛火已灭,一片静悄悄的,忙回,“睡了?!?br />
    她们偷偷互看一眼,心中很是迷糊,她们是什么时候回来这里的?只记得二老爷要她们跟着他去帮忙照料二太太,她们又不能拒绝,只好跟着走,然后,脖颈好像被敲了下,她们昏过去了?那姑娘呢?她们脸色大变,想也没想的就去打开房门,蹑手蹑脚的走进内室,见姑娘好好的躺在床上,齐齐松口气,拍拍胸口。

    同样松口气的还有刘氏,她不放心,也跟着进来了,这会儿连忙挥手,示意她们出来,再低声吩咐她们好好守着傅筠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半坡亭那儿还在闹着,她是担心傅筠才先过来一趟,可没想到才走两步路,就见傅玫仪迎面而来,在灯笼映出的烛光下,她的神情竟有些狰狞?

    “筠筠已经睡着了?!彼胍裁幌氲木偷苍诟电湟巧砬?,压低声音说。

    “把她叫醒!明明我们离开时,最后只有她跟徐少爷在半坡亭,怎么变成林靖芝了?”

    傅玫仪咬牙切齿,她就是不甘心一盘好棋被傅筠给毁了!

    此话其实是露了馅,她当时并没有在半坡亮内,而是躲在外面偷看里头的动静,但刘氏并没有过去,也就抓不到错处。

    “大姊慎言,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姊巴不得今天出事的是筠筠,再说,筠筠识礼守礼,若真的只剩他们两人,她先行离去难道不是应该的?”刘氏冷言质问,眼神更冷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傅玫仪一怔,还真的答不出来,难怪母亲要她别过来找傅筠,这事怎么说他们都站不住脚,但她还是恨恨的瞪了刘氏一眼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刘氏又回头看了一眼厢房才跟着离去。

    房内,傅筠阖着眼睛,嘴角微扬,这个继母真的很爱护自己呢!

    这个夜不平静,就注定某些人难眠,尤其是徐汶谦,他在发觉被傅筠耍了后,又面对傅老本太等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指责,着实怒火攻心,偏偏,他又对林靖芝行了不轨之事,两人的婚事成了板上钉钉的事,一旦回府,他就得派人前往林府提亲,一辈子都甩不掉她,教他如何不恨?

    夜已深,他无法待在室内,他需要冰冷的空气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懂,当时屋里的声音明明是傅筠!他本想到她的厢房去讨个说法,但一名陌生的黑衣人挡住了他,说他是魏韶霆派来守护傅筠的,那比冬日更冷的慑人目光,让他不敢再冒进,只得走开,但他气愤难消啊。

    火冒三丈的挥手将挡路的梅枝忿忿打掉,没想到他反被掉下的积雪撒了一身,他差点没怒吼出声,烦躁的拨掉身上落雪,咬咬牙,转个身,大步的朝林靖芝的厢房走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!“开门!”他握拳敲门,大声咆吼。

    门一开,他大步跨进去,瞪着坐在榻上的林靖芝,劈头质问,“为什么你会在半坡亭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在那里喝茶赏月,也想过去,又想到我不请自来似是不妥,才从后门进去,谁知道才刚进去,你就往内室来了,我心急的将烛火熄了,你……后续的事你就知道了?!彼蚍中咔佑置媛断采?,哪有被侵犯的样子?

    “不对!你胡说!说话的明明是筠妹妹,我喊的也是筠妹妹!”他咬牙驳斥,“砰”地一声,握拳猛挞一记桌子,又无法解恨的桌上茶杯扫落地面,乒乒乓乓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房内,还有刚刚引起一团乱的丫鬟,她吓得站在角落,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也不懂明明傅姑娘不在,为何傅老太太和傅二太太都要这样说?”

    林靖芝柳眉一蹙,困惑的神态让徐汶谦不得不怀疑自己,难道真的是他搞错了?

    “但我们的婚事你可不能不认,兹事体大,我已派人连夜下山,此时,我家里的人应该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?!彼城骋恍?,又面露娇羞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怒甩袖子走了。

    林靖芝眸光一闪,嘴角微勾,她还真的欠了傅筠一个大人情呢。

    徐汶谦回到自己厢房,将事情前后想了遍又一遍,一定有人替傅筠开了后门,否则她不可能出去,而所有人不是被支开就是傅老太太安排的人,唯一有可能坏他事的也就只有魏韶霆了。

    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,既然他得不到傅筠,还因此被林靖芝缠上一辈子,凭什么魏韶霆可以抱得美人归?徐汶谦黑眸闪动着森冷的光。

    夜已深沉,他知道明早大家都要离开,出了这种事,谁还有游兴?他将小厮唤进来,低声交代一番。

    小厮瞪大了眼,但看少爷眼中一道冷光扫来,立刻急急点头,“奴才遵命?!?br />
    翌日,炊烟袅袅,厨房早早为各厢房送上早膳,不久后,客人陆续离开山庄。

    傅府身为主人家,自是殿后,送走最后离去的徐汶谦主仆后,傅老太太、徐虹、傅玫仪等人也一一上了马车,陆续离开。

    刘氏要陪着林靖芝主仆下山,毕竟出了昨夜的事,徐汶谦又不愿陪同林靖芝回府,她也只能同行,只是看着傅老太太等人刻意忽略傅筠,她很是不舍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母亲跟榛榛先走吧?!备刁拚娴奈匏?,傅老太太等人的算盘白打了,对她自然没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马车上还有林靖芝主仆,她目光落在林靖芝的脸上,她看来不像受到惊吓,而是一脸的喜悦,是因为得偿所愿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林靖芝无声的回她说了“谢谢”,她点点头,看着臭着一张脸的傅榛,“姊姊还要去办点事儿,你乖,先跟母亲回去吧?!?br />
    傅榛想跟姊姊坐同一辆马车下山,却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刘氏再拍拍女儿的手,敲敲车壁,示意马车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凌凌跟凌兰看着主子,真替她抱屈,姑娘又没做什么,但老太太等人一早就给主子脸色看,实在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上车吧?!备刁薜哪抗饴涞讲辉洞Φ牧俸阶?,再踏上矮櫈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魏韶霆上午要进行冬猎,此时应该正在准备,想到昨夜她被温柔的拥在他温暖的怀里,她脸庞不由得微微发烫,不跟傅榛同车,就是因她要吩咐马车先去临湖山庄,她觉得应该再好好的谢谢他,还有,下聘的事她也想跟他说,她不需要什么奇珍异宝,只要他能待她好就行了,可是……这是不是在催他下聘?

    凌凌、凌兰上马车就看她粉脸红红,两人不解的互看一眼,又摇了摇头,昨晩的事,她们也一样搞不清楚,却又不敢多问,然而才走没多远,马车突然变得很不稳,车身摇摇晃晃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驾车的?”凌凌忙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,车夫也惊慌大叫,“怎么会这样?车子不能控制了,正在下坡呢,大姑娘,快抓稳了!”

    马车颠簸不已,傅筠头晕目眩之际,连忙抓着钉死在车厢里的小茶几,两个丫鬟一手拉着桌脚,另一手护着她,三人脸色同样惨白。

    马车因车轮松动,造成车身左右摇旯,奔驰的马儿也受到惊吓,不管车夫如何抽鞭驾车,马儿反而失控得横冲直撞,撒蹄狂奔。

    车内传来凌兰惊惶的呼叫声,“救命啊,我拉不住了,啊——姑娘——”

    她一个没抓稳就从马车里摔出来,凌凌伸直了手要抓她,也因马车突然一颠,整个人也跟着甩了出来,两人摔了一身伤,趴在地上,但抬头,望见马车前行的地方竟是断崖,两人脸色悚地一变,放声大叫,“姑娘快跳下来,姑娘——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们眼睁睁的看着马车往下坠,她们忍着身上的痛楚,快步的往前跑去,就听到“砰”地一声,马儿坠入冰冷的溪流,后方车体也跟着扑通坠落,成了几块碎木片。

    车内的傅筠逃脱不及,只觉得眼前一阵黑,身子一个剧烈起伏,下身一阵冰凉,人也跟着昏过去。

    两名丫鬟惊恐看着下方溪流,无声的流泪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蓦地,一阵马蹄声急遽而来,两人一回头,就见一匹骏马已飞奔到他们面前,马背上如天人的男子不就是未来的姑爷!

    魏韶霆高坐马背上,冬猎再一个时辰后才要开始,他看到陆续下山的马车,原想过来会会傅老太太等人,没想到因事担搁,反而看到最后一辆马车脱离山路,还往这边断崖冲来,在他策马过来时,马车已经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魏爷,我家姑娘还在马车里——呜呜呜——”凌凌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魏韶霆瞬间认出她,那是昨晚在傅筠房外守门的其中一个丫鬟?

    “是傅筠?”

    她拼命点头,泪流满面,胆小的凌兰则是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立即策马奔往溪流的另一边山坡,往下一看,溪流上马尸载浮载沉,车厢早已碎裂成随波逐流的木片,却不见傅筠的身影,他忍住心中慌乱,再度调转马头,从另一边坡策马奔驰而,往下流去,果真见到趴在截木板上的傅筠,她双眸紧闭,显然已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他视线往前,见前方竟是往下奔腾的瀑布,他想也没想的踩着水上碎木飞掠过去,正要抱起傅筠,没想到水流速度比他想象得还要湍急——

    来不及了!他只能紧紧抱着她顺着瀑布而下——

    “冷——好冷——”

    阴寒洞穴内,传来傅筠发颤呻吟的声音。

    洞外,天空乌云密布,看来就要下大雨了,魏韶霆很快的到外面捡拾干木柴回到山洞,升起火堆。

    雷声轰隆,闪电交加,滂沱大雨瞬间落下,风势极大,连同些一雨丝呼啸的吹入洞内,魏韶霆眼见躺在地上的傅筠整个人抖到不行,他深吸口气,先将她身上湿透的衣物褪了,再将自己衣物褪尽,揽臂将她剧烈颤抖的娇躯拥入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冷,呼呼呼,冷——”她浑身湿冷的喘息着,一接触到温热,本能的紧紧贴靠上去,渐渐的,她呼吸平稳的睡了。

    魏韶霆紧紧的抱着她,低头看着她原本冻得泛紫的唇恢复些血色,也松了口气,只是,感受着怀里人儿的柔软,也考验着他的自制力。

    不久,傅筠却开始出汗,他小心起身,拧了方巾替她擦汗,黑眸里满是担心。

    从瀑布落水后,她便昏厥不醒,他也只能找到这处山洞暂时避风栖身,没想到她还是发热了,他撕了里衣的布料,拧湿后,小心的擦拭她的身子,边还要注意洞外的动静,就怕有凶猛动物闯进来。

    望向天色阴沉的洞外,他在冬猎时没现身,李睿等人一定知道他出事了,算算时间应该已派人出来寻他,就不知他现在的位置在哪?

    “嗯——嗯——呜——”傅筠发出难受的呓语声。

    他收敛思绪,再度将手中的湿布拧吧,跪坐她身边,擦拭她体温过高的身体,一次又一次。

    傅筠浑身发热,脑袋更是混浊沉重,她知道有人喂她喝水,低声安抚,但她不舒服,全身像被火炉烧着,她像个孩子一样哭泣,直到一次又一次冰凉的湿布缓缓擦拭身体,她才舒服的呻吟。

    魏韶霆额际有着细密的汗珠,他从未如些照顾一个女人,也不知道女人能这么折腾人,傅筠的高烧反复,明明降温了,晚一会儿又开始发烧,还像孩子似的要贴靠着他才能安然入睡,他还得想法子喂她喝水、野果的汁液甚至是鱼汤,但做这些他都不觉得累,天知道他有多久没有过女人,但面对身子难受呻吟的未婚妻,他起这邪念也让他唾弃起自己。

    傅筠真正醒过来时已是三天后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,明眸透着迷惘,望向不远处燃烧的柴火,缓缓巡视这让火光映亮的洞穴后,再低下头,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有些勾破或撕裂的痕迹。

    蓦地,一些似真似梦的画面闪过脑海,魏韶霆拥抱自己,甚至拿布擦拭自己发热的身体,她双眸轻眨,粉脸瞬间涨红。

    此时,洞口传来脚步声,她抬头望去,就见魏韶霆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醒了?!彼⑽⑿笞叩剿肀?,习惯性的在她身边坐下,伸手就去探她的额头,待她下意识的往后一缩,他这才反应过来,手僵在半空,连忙放下,轻声的说:“这三天你发烧昏睡,我得时时注意你的体温、必要时也得替你擦拭身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你别说了?!彼奂崭谈炝?,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脸颊抹上嫣红,唇瓣也加深一层,像在诱他釆撷,他声音略显沙哑,“我们是未婚夫妻,再加上你冻坏了,身边又没有药物,但我绝无轻薄之意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,真的,请你别再说了?!彼叩剿治媪?,知道他绝非好色之人,更不会趁人之危,这点,她绝对信任他。

    听出她声音中的告饶及羞惭,他忍俊不住的笑出声来,她怎么会这么可爱、这么迷人?她知道自己的魅力吗?这几日,他对她身体的渴望连他自己都错愕,若非强大的自制力,他可能在这洞里就占有她了。

    低沉的笑声在寂静的山洞里响起,这是认识他两世以来,第一次听到他的笑声,她几乎没有多想就抬头看向他,没想到他这一笑,一向漠然的俊颜如冰雪消融,如晨曦乍现绽放光芒,她被这张俊颜惊艳住,竟看得痴了。

    魏韶霆很小的时候就清楚他的笑容对女子有多么强的杀伤力,多少小泵娘想黏着他,在他少年时,一些姑娘家更是寻着机会就对他投怀送抱,令他烦不胜烦,后来,他愈来愈不轻易笑了,就连与妻子成亲的日子也一样,直到子晨出生才多了些笑容。

    但眼下,看到傅筠如此呆萌可爱的表情,他竟生出可以多笑几回的想法,“看够了?”他笑问。

    她瞬间回神,想到自己竟花痴似的盯着他看,一时之间只能懊恼低头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取笑她,而是说出他们现在的处境,“我们得往外走,这三天,没有任何人找过来,说明我们应该是在他们搜寻的范围外?!?br />
    他这几日探路也愈走愈远,发现这座山林不见人烟,而他的手下擅于寻人,可见他跟傅筠落水后,水流的方向不止一处,才会增加搜寻救人的困难。

    对此,傅筠没有任何异议,她对这阴冷的山洞没半点眷恋。

    两人随即整理一下就步出洞外,开始沿着溪流走。

    傅筠是个养在深闺的娇娇女,再加上身子才发热刚好,依然体弱,山路难行,河畦更难走,她愈走脚下愈疼,但她不敢喊苦,只能咬着牙关,强撑颤抖的继续前行,可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愈拉愈远。

    当魏韶霆发现她离自己有段距离后,连忙往回走,见她眼泪压在眼眶,一张美丽的脸憔悴而苍白,“还是我们休息一下?”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摇摇头,“不用,我可以的?!彼锨耙徊?,脸上即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立即落在她的脚上,像是想到什么,“对不起,我没有太多跟女子相处的经验,你的脚长水泡了?!?br />
    他突然把将她抱起来,她吓了一跳,正想开口要他放下她时,他已经跨走几走,将她放到块较平整的石头上,随后蹲在她身前,动手要替她脱鞋,她想也没想的就缩回了脚,却因动作太大,脚底也抽痛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子我都看过了?!彼旖俏⑼?,说得直接。

    她粉脸涨红,顿时不依了,“那是我昏迷时,你这么说不是欺负人嘛?!?br />
    他这才想到她是姑娘家,“对不起,我身边多是男人,说话不知轻重,但对你绝无轻薄之意,不过,我真的得处理你的伤口,不然你的伤会愈来愈严重?!?br />
    她知道他说的没错,只能点头,让他处理脚伤,脱下鞋袜。

    魏韶霆见她脚底的水泡有的已经破了,渗出泪泪血水,自责让他脸上神情更显严肃,但她的忍耐与坚强也同样出乎他意料,他以为大家闺秀是连点破皮小伤都会哭着喊疼的人,可她却忍那么久,他心疼了,从未有过的心疼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弄破她脚底的水泡,以水洗净后,找来一种山中常见的消炎草药以石头捣烂,敷在她的伤脚,再撕了袍服一角,将她的脚细细包裹,抬头看她,“暂时不要穿袜子?!?br />
    她点点头,看着他低头将她的绣鞋温柔的套进她的伤脚。

    他再度抬头,“我背你走?!?br />
    她识疑的咬着下唇,对上他那双不容反驳的黑眸,再想到她全身也都被他看光了,再说什么都显矫情,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他转身背对着她,让她伏上他的背。

    她趴靠在他宽厚的肩膀,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竹香时,她蓦地感到一股熟悉,她忆起那几晚她昏沉难受时,似乎就是笼罩在这样的竹香下安然入睡的。

    魏韶霆却开始有点不自在,她的身体他看过、摸过,他每走一步都能感受那丰润柔软,这种痛并快乐的煎熬很陌生,但他却半点也不排斥,实在相当自虐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这种感觉是对等的,随着时间流逝,傅筠甚至开始依赖并享受起来,她想得很开,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夫君,他们只是提早变得亲密而已。

    因此两人相伴的时间里,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昧笼罩。

    白日,他背着她走,三餐是他找些野果野味果腹,晚上,有时大雪纷飞,有时雷雨不断,他只能勉强找处溪谷背风处或山洞、大树下,克难的在周围做个简单的防护措施入睡。

    庆幸的是落水那一日,魏韶霆穿在身上的披风够大够温暖,再升上一堆火,两人依偎同睡,也能撑过寒冷冬夜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慎染上风寒,我们困在这里的时间势必加长?!闭馐堑谝煌砦荷伥刁匏档幕?。

    她只能点头,也从一开始的尴尬到后来的习惯,反正早睡晚睡都要在一起同床共眠。但她夜夜安然入睡,他却夜夜睡得不好,他又非柳下惠,先前拥着她同睡时是她昏睡病了,他自然没有邪念,然而现在情况不同,白日黑夜,她不是在他背上就是在他怀里,那按捺不下的欲火一日燃烧过一日的折磨着他。

    今晚,月光如水,在一林荫临溪处,傅筠坐在熊熊火堆旁,接过他一手递过来的烤鸟肉,她的手不小心碰触到他有薄茧的手指、被电击似的,手麻麻痒痒,心跳快如擂鼓,她连忙咬了一口烤肉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的嘴角沾了东西……”他边说边伸手,直接替她拭去,在她怔愣时,他粗糙的手指缓缓移到她柔软的唇瓣,轻轻磨擦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愈来愈炽烈,觉得自己的体温在寒冬里不时窜高,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,一颗心却失速狂跳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手指竟然轻轻的探入她的唇,当温柔的舌尖碰到他冰凉的指尖时,她回过神来,又惊又羞的打掉他的手,起身往后方的林子跑去。

    他瞬间回神,是鬼迷心窍了?他竟轻薄了她!他不由得苦笑,但这几日,两人这么亲密的接触,他忍得好辛苦,从来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他会如此想要一个女人,对傅筠,他似乎总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悸动。

    他欣赏她,不只是她对自己的全然信任,更令他刮目相看的是,遇到这种事,她没有失去理智,而是忍受一切不便,仅食一些粗果野食也没有一句抱怨,明明一身狼狈,但在他眼中,她比他见过的任何女子都美,他渴望她,无法抗拒她,这种感觉真的前所未有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   本书目录  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宅斗我有相公罩最新章节 | 宅斗我有相公罩全文阅读 | 全天42期